考旅游专业的人少了、游客学会自己玩了,“走走停停”的旅游业还撑得住吗

“今年我这里报考旅游专业的学生少了,旅游专业的毕业生也有不少流向了其他行业……”近日,上海一所高校的旅游系教师不无忧心地向记者谈起这一现象,问道:旅游业还能持续下去吗?

答案不难给出。无论旅游从业人员如何变化、包括旅行社在内的中介机构是否存续,只要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不变,旅游业将一直存在。不过,持续近三年的疫情,的确给旅游业带来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变化。

更多游客学会自己玩了

2019年的暑期出游旺季,当人们走进西北、西南旅游目的地的各大景点,一辆接一辆的旅游大巴纷至沓来,举着带旅行社Logo小旗的导游不时大声招呼着游客,这几乎是知名景点的“标配”场景。

但今年暑期,无论是在客流爆棚的云南玉龙雪山脚下,还是大热的新疆那拉提空中草原景区,以导游旗为明显标志的旅游团并不常见。更多的,反而是三五成群的家庭游客,以及7-15人不等的小型亲友自组团。

个中缘由不难追溯。全国多地仍有散发疫情,部分地区跨省游被熔断,旅行社收客时受到游客所在社区疫情风险不一的限制,不少出团计划不得不临时取消。在此情况下,如果游客仍想追寻诗与远方,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我们大家庭每年都会集中出游一次,云南、内蒙古、四川都去过。之前每次都是找一家熟悉的旅行社帮忙规划线路、订房订车,去年开始家族中几个成员试着自己操作,发现网上预订挺方便,但也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做些比较和研究。”家住浦东的韩敏最近刚和大家庭的13人亲友团从威海回来,一行人一路吃吃海鲜、赶赶海,天太热时就在酒店附近找个地方喝茶聊天。6天走下来,大家对这次旅程的评价都不错,甚至已经提前商量好了明年要去的地方。

从依赖旅行社的服务,到自己着手规划线路和预订,疫情影响下游客旅游消费上发生的这一变化,早已引起旅游从业者的注意。曾在人民广场附近经营一家旅行社门店的方豪曾不无忧心地表示,原本门店的客源以55-70岁的客源为主,疫情期间门店曾长期关停,无法接待游客。近两年多来,这批客人中已有不少人从短途的华东游开始自己走,慢慢转向国内长途游目的地,对旅行社的依赖程度降低了不少。

“门槛相对高的是出境游,语言、文化上的一些差异会树立一些壁垒,但这块业务疫情以来几乎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疫情平息后,国内游这块的组团游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心里没底。” 方豪说。

旅游巨头拓展上游产业链

当方豪这样的旅行社门店主心存迷茫之时,一些具备规模效应的旅游机构已不断向旅游产业链上游延伸,力图拓展另一片天地。

这个夏天,春秋旅游精致露金山营地负责人胡易安有大半时间都在郊区忙碌。她手头负责的两处露营项目,分别位于金山廊下生态园和枫泾中国农民画村。今年7月启动试运行以来,已经有些游客前往“尝鲜”。他们中,有的是带着孩子和宠物来放风的家庭亲子客,即使在雨中打水仗也不以为意;有的是结伴而来的90后,抵达营地后一起打牌休闲、吃烧烤、换装拍照……在郊区投建露营地,适应疫情下的出游新风向,成为旅游机构介入上游产业链的方式之一。

携程、驴妈妈这样的行业巨头,也通过进一步加强与旅游目的地的合作介入产业链上游。旅游平台利用技术和流量优势,着力推介目的地文旅资源亮点、发放旅游券、推出目的地旅游线路,实现双赢——目的地赢得曝光率和客流,旅游平台获得目的地经费补贴或政策优惠等。近日,驴妈妈在上海连开湖州、黄山两场推介会,在暑期揽客大战中为当地引流吸客,正是这一领域的拓展结果。

携程近日则宣布,其先后落地安徽、河南、新疆等地的9家度假农庄订单量环比增长一倍以上,部分农庄出现“满房”状态。其实,每家度假农庄的规模不过十多间,其总体成交额对携程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农庄落地的更大意义,是作为示范样本证明这一产品模式切实可行,从而吸引更多国内目的地政府部门、合作伙伴一起关注和投入。在度假农庄实现规模化效应后,携程也将充分发挥平台优势扩大其影响力,为目的地带来新的经济发展动力。同时,旅游平台也借此加强了对目的地上游资源的把控。

没有行业巨头的平台优势,一些小型旅游提供商充分发挥“船小好掉头”的灵活性,做起了差异化服务。在浦东一个社区,新手妈妈李怡向邻居推荐起了一家小型旅行社的博物馆之旅产品,只因她自己参加过相关线路,对讲解人詹啸广博的知识赞许有加。

作为一名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的80后文博讲解员,詹啸2019年曾从全球1200多名候选人中入选“敦煌文化守望者”全球派遣计划,并在敦煌研究院深度学习。扎实的文博功底和实践经验,令他成为“明星”讲解员。奔着优质的讲解而去,李怡所在小区一个近百人的妈妈群很快组织起来,希望在詹啸有“档期”后专门组织一次小区“定制版”的震旦博物馆的参观讲解。疫情以来,文博、自然教育类的小众旅行方兴未艾,相关领域对旅行内容的质量要求也更高。打造小而美的特色产品和差异化服务,不失为小型旅游机构的生存之道。

而对市场上大大小小的旅游机构而言,有源源不断的营收进账是生存的关键。“和补贴政策相比,市场才是企业活下去的命脉。我们一直保持着‘练兵’状态,好在市场恢复正常时第一时间拿出产品和服务。”上海一家大型旅行社负责人说。

酒店、景点、租车客流回升

与并不掌握大量资源的中介类旅游机构相比,酒店、景点、租车服务提供者在今年的暑期出游热潮中,仍分得了一杯羹。

这个夏天,在内蒙古提供包车服务的大齐接待了好几批来自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游客。“有的是一家三口,有的是5-6人的家庭组合出行,我会根据游客人数决定开五座车还是七座车。”大齐的客源,多数由之前的游客口口相传推荐而来。他负责根据游客需要规划路线、开车并提供沿途讲解,还可代为预订沿途住宿。为了让更多人喜欢上他的家乡,大齐会推荐一些相对特别的去处给游客,有时是一处原生态的牧民群落,有时是并非景点的一大处金灿灿的油菜花,美食推荐更是必不可少。“我希望内蒙古在他们脑海中留下美好的印象!”

自助游盛行之际,个人租车服务提供者和租车平台都收获了不错的订单量,酒店入住率也出现回升。来自华住平台的数据显示,7月15日以来,华住新疆地区已有多家门店满房,仅乌鲁木齐地区就已售出31459间夜,热门区域门店需要至少提前五天预订。在北疆那拉提景区,部分平时定价不足千元的民宿价格飙升至1300元以上。

暑期以来,上海地区的酒店预订量也迎来新增长。去哪儿大数据显示,7月以来上海在全国酒店热门预订城市中已恢复至第十。其中,7月1日至7月25日上海酒店预订量环比上月同期增长90%。暑期热门景点中,上海迪士尼乐园、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上海欢乐谷、金山城市沙滩、碧海金沙水上乐园、上海野生动物园、上海动物园、上海世茂精灵之城主题乐园(蓝精灵乐园)、上海自然博物馆、锦江乐园位居前十。

无论是酒店、景点还是租车业务提供者,其共同点是他们手中掌握实际的资源,而非仅仅是旅游产业中的“中介”服务提供者。两年过半的疫情下,受冲击最大的正是多以中介身份出现的旅行社及相关机构。经历疫情考验后,这些中介服务提供者未来能收回多少“失地”,仍是一个未知数。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