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伦”的流量盛宴,网易云音乐的“止战之殇”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暌违数年,周杰伦证明自己仍然是当今华语乐坛的顶流。他的归来俨然成为中文互联网的一场盛宴,歌迷狂欢,几乎所有的社交娱乐平台都有参与,有版权的宣传版权,统统说自己是首发,没版权的带话题,或是换一种玩法参与,甚至连电商都来分了一杯羹。

和音乐搭边不搭边的各个平台都参与了进来,作为歌手发新专辑的主阵地,在线音乐平台自然没理由缺席这场以“周杰伦”为名的流量盛宴,但这场盛宴却偏偏看不到网易云音乐的身影。当年与腾讯音乐那场“周杰伦之争”的后遗症看来遗留至今。

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年有网友对网易云音乐的评价:一个音乐平台没有周杰伦的版权,真的是可笑。

“周杰伦”的流量盛宴,网易云音乐的“止战之殇”插图

全网“瓜分”周杰伦

时隔6年,周杰伦宣布发行第十五张个人专辑《最伟大的作品》。新专辑在7月6日中午12 点发布MV,8日预售,15日正式上线。7月6日这天,仅是先行曲MV上线,就已经引爆了网络,几乎所有社交娱乐平台,都加入了这场流量狂欢。

7月2日,B站率先宣布与周杰伦所属音乐公司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合作,专辑先行曲《最伟大的作品》将在B站首发。虽然有若干平台在7月6日中午12点也上线了《最伟大作品》的MV,“首发”二字有些“名存实亡”,但宣发抢在前头还是让B站占据一定程度的先机。

快手作为周杰伦全网唯一的中文社交媒体,自是不会缺席。不久前网传快手与周杰伦合约即将到期的消息,快手方面很快予以否认,同时高调表示会有一系列直播、定制短视频、互动玩法等独家活动。7月6日中午12:00,周杰伦在其快手账号“周同学”上发布新MV,8小时播放量突破1.5亿。

拿到版权的平台有拿到版权的策略,没版权的也有其他参与方式。7月4日,有歌迷在豆瓣上发现《最伟大的作品》已经开分,甚至有人已经给出了一星差评,事件迅速引发热议,随后豆瓣公开致歉并迅速关评,由于这次提前开分事件豆瓣也受到了一波关注。

作为公共讨论的主阵地,微博同样不会屈居人后,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有关周杰伦新歌以及其衍生话题的热搜已经超过20个。杰威尔音乐官方微博发布的视频,在10分钟内播放便超136万次、评论超8000条、点赞6.3万。

连看似关联不大的搜索引擎都没错过这场盛宴,百度为周杰伦的新专辑做了搜索定制页面,整理出其发布专辑的时间轴,方便用户查阅。

大厂们一齐“瓜分”周杰伦,一些野生小玩家同样分到了蛋糕。在淘宝搜索“周杰伦”,排名靠前的均为销售周杰伦新专辑的店铺(除竞价结果),系统显示定价135元的商品付款人数已超过2000,定价168元的付款人数也超过了1000人。有客服介绍:“专辑直接从台湾唱片行拿货,保证正版。”

“周杰伦”的流量盛宴,网易云音乐的“止战之殇”插图1

全民因周杰伦狂欢,在线音乐平台更是没有理由不去参与。

一直与周杰伦方面有深度合作的QQ音乐,除在7月6日同步上线先行曲MV,于7月8日开售专辑,定价30元,目前已售超过160万张。除此之外QQ音乐还可以开发相关周边商品。

同样握有周杰伦版权的咪咕音乐,在7月6日中午MV发布前两个小时进行了直播,轮播周杰伦的老歌为新专辑热场,并在当晚开启了一场方文山的连线活动。

在线音乐平台才是主阵地歌手发新专辑的主阵地,是最没有理由缺席这场以“周杰伦”为名的流量盛宴的一方,但有一家偏偏就这样缺席了。

打开网易云音乐,banner中有毕业季活动的入口,有Keep和Soul的广告,就是没有周杰伦。打开网易云音乐的热搜榜,可以看到林俊杰,可以看到薛之谦,就是看不到周杰伦。全网大联欢,网易云音乐则静悄悄。

“周杰伦”的流量盛宴,网易云音乐的“止战之殇”插图2

痛失周杰伦

在“得版权者得天下”的时代,周杰伦的含金量已经被验证过无数次,即使出道已近22年,依然还是各大平台争相抢夺的对象。但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音乐痛失周杰伦。

2018年2月,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在网络音乐版权方面的合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

不过这段“蜜月期”很短,仅仅两个月后,腾讯音乐以网易云在杰威尔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为由,暂停与网易云音乐的转授权合作洽谈。因杰威尔是周杰伦旗下个人娱乐公司,当时业界形象地将这场版权之争称为“周杰伦之争”,两家甚至为此对簿公堂。

腾讯音乐方面称,2017年其通过转授权形式将涉案的周杰伦录音制品授予网易云音乐。到了2018年3月31日,授权期限届满,于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向网易云音乐作出书面通知,要求网易云音乐按照双方的约定,立即下线相关歌曲。

但网易云音乐并未将歌曲下线,而是制作了一张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的数字专辑,以付费售卖的形式向用户提供。用户支付了相应费用后可以进行在线播放和下载。

当时腾讯音乐还强调,在此过程中,网易云音乐多次通过其官方微博、网易云音乐小秘书向用户全网推送,强烈建议用户以400元/张的价格进行购买后实现终身免费收听,公然实施侵权行为,企图通过上述侵权行为实现抢占用户市场及获取不法收益。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网易云音乐科技有限公司、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原告腾讯音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

从此以后,周杰伦成为了腾讯音乐的一大“独门兵器”,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想要听周杰伦则需要移步QQ音乐,网易云音乐一度还落得一个“吃相难看”的名声。

失去周杰伦意味着什么

有无周杰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平台的流量、用户的增长、用户的粘性,曾经虾米音乐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经》的一次采访中提到过,“‘周杰伦’三个字意味着15%以上的 DAU 增幅。”

当年网易云音乐痛失周杰伦,用户也随着“痛失周杰伦”,有用户在网络上表示“用了几年的网易云音乐,第一次有了卸载的冲动”。外界提起网易云音乐,向与“情怀”二字联系在一起,而讲起情怀,周杰伦又是不可不提的一位人物。失去周杰伦对网易云音乐意味着什么?当时有人也做过一个统计。

网易云音乐的整个曲库中,获得评论数量最多的歌是周杰伦的《晴天》,一共有213万条评论,第一条评论获赞65万,要知道有多少歌的总播放量是超不过这个数字的。

网易云音乐整个曲库中,获得评论数量最多的前30首歌中,周杰伦独占5首,独占 1/6。

网易云音乐整个曲库中,获得评论数量最多的前500首歌中,周杰伦独占44首,然而周杰伦一共才有多少首歌?

于用户而言,听不了周杰论,无非是换一个平台去听,但于网易云音乐而言,失去周杰伦,不仅仅是失去了用户,同时失去的还有真金白银。

首先,版权握在别人手上这一点便让网易云音乐陷入了被动。梳理当年的判决书信息可以发现,网易云音乐先后三次从腾讯音乐获得周杰伦相关歌曲的授权,第一次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授权费用为870万元;第二次是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授权费用为864万元,到第三次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授权费用已经达到1818万元。

据《第一财经》报道,腾讯音乐与阿里也曾为周杰伦展开过一场争夺,最终腾讯音乐拿到三年独家版权,代价是5.7亿元。以如此高昂成本拿下的版权,自然不会白送给别人使用。

昂贵的内容成本仅是一方面,毕竟这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问题。但三次授权就将3500万拱手送给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一点是个正常人心里都不好受。网易创始人丁磊曾经就痛斥过独家版权这一现象,2019年5月,在网易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提到一些企业以高价垄断囤积版权,不利于中国音乐的良性发展。

另外,用户选择为哪个平台付费,版权库是决定因素之一。2022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月活跃用户数为1.82亿,在线音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3674万,腾讯音乐第一季度在线音乐服务的付费用户人数为8020万人,远高于网易云音乐。

即便版权垄断已经解除,但头部效应在行业中仍然十分明显。当年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99%以上,剩下1%的独家版权作为差异化竞争。也许以周杰伦为代表的那1%,依然决定着很多用户对平台的选择。

2021年7月,没有周杰伦的网易云音乐貌似迎来了转机。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腾讯作出责令解除网络音乐独家版权等处罚》。丁磊在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网易云音乐准备了充足资金,并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与版权方开展公平开放的合作,共同建设良好健康的音乐市场。”

人们开始期待“什么时候能在网易云音乐听周杰伦”这个冲上热搜的问题能够得到解答,但2022年周杰伦发新歌的时候,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正哼唱者“再见莫妮卡”,却还是没能等来周杰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